切尔诺贝利一日游:没有传说中的硕鼠和变异大鱼(4)

作者:admin | 分类:狼派连击 | 浏览:129 | 评论:

  普里皮亚季的必游之处是一座摩天轮。它黄色的外观是萧条景象中难见的一抹亮色。计数器贴近摩天轮的座舱,会测出辐射数值超标4万倍。这座摩天轮命运多舛:原计划在1986年5月1日正式开放,开放日的4天前,爆炸发生了。爆炸次日,它只临时开放了几个小时。

  事故发生的那天,这座城市的居民跑到了阳台上,人们把孩子抱起来说:“看啊!要记住这景象!”从阳台上可以看到反应炉散发出来的深红色光芒。

  “那光芒太过耀眼,并不是一般的火灾。看起来很美,就算在电影里也看不到这样的画面。”一名居民事后这样向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描述。

  爆炸发生后30个小时,近5万居民才被通知撤离,超过1000辆巴士抵达普里皮亚季,居民只有两小时撤离时间。政府承诺,撤离只是两三天。当时,人们都还天真地以为还会回到这里。

  事实是,这里成了禁地,只有极少数人最后真的回到了这里。

  2015年摄制的纪录片《切尔诺贝利的大娘们》记录了一群回归老人的生活——根据当时的估计,在禁区内生活的居民约有100人,多是老年女性。

  他们说,搬到别处后,当地人讨厌他们,说他们身上有辐射,他们又回到了切尔诺贝利。

  有人从避难处步行70公里跑回来,拉开铁丝网,钻了进去,回到家里。有人回来以后,抓了一把泥土放进嘴里,发誓“再也不离开这里了”。

  当地政府默认了这些返乡者的存在,并且持续调查这些人的健康状态。多年以来,他们生活在禁区,在这里种菜、养鸡、养猪、钓鱼,在这里生活并在这里死去。在一些节日,比如“复活节”,还会几个人聚在一起唱歌、跳舞、喝伏特加。复活节对这些人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——1986年的可怕灾难发生时,人们也在为庆祝复活节而忙碌。

  在距离核电站15公里处的一个村庄,刘征博遇到一位80岁的老人。此人在事故后不久就回到了切尔诺贝利,并在家中的菜地里种满了胡萝卜、土豆,准备在这里度过余生。谈起那场灾难,他的表情淡淡的,仿佛已经是一段遥远的记忆。刘征博没好意思问什么,觉得已经打扰,“不知道怎么再问下去了”。

  如今,切尔诺贝利还生活着大概3000名工作人员和少数科学家。他们定期轮休,以代谢掉工作期间的辐射残留。这里还有近100名向导,轮流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。

  向导阿列克谢告诉刘征博,旅游业收入的一定比例,会用于援助回到这里的居民和其他受辐射者,尽管还远远不够。

  在通往一个个景点的路上,他一直跟刘征博强调,1.85英雄合击 英雄合击发布网,“这不是游览,是访问。”

  切尔诺贝利当下的处境并不乐观。禁区内大部分建筑年久失修,正快速坍塌,清理和维修则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、财力。以这样的境况下去,到2050年,切尔诺贝利很可能变成一片真正的废墟。

  临走前,刘征博在那里买了一件T恤,算是对当地的微薄支持。作为一名游客,他只能做这么多了。

  回到中国后,黄小婉没有再穿参观时的那件大衣,对核事故的恐惧多少残留在她心里。她也没有留下与切尔诺贝利的一张合影,因为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姿态融入到场景中,“是要笑还是怎样”。她看到过笑着比出胜利手势的游客,但她觉得,做出什么表情都与切尔诺贝利不太搭调。

  去过切尔诺贝利后,她又试着去读《切尔诺贝利的悲鸣》,结果“看到一半就看不下去了”。她觉得,去过那里之后,仿佛那场灾难与自己相关,“离自己很近”。

  关于切尔诺贝利,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笔记录下了无数令人心碎的故事。在《切尔诺贝利的悲鸣》一书的结尾,她这样写道:“书中的人已经见过他人未知的事物。我觉得自己像是在记录着未来。”

上一篇:切尔诺贝利一日游:没有传说中的硕鼠和变异大鱼(3)     下一篇:乌克兰切尔诺贝利一日游:没有传说中的硕鼠和

网名:变态合击 | 狼派连击

姓名:华丽传奇

籍贯:180英雄合击

现居:超级变态合击

职业:变态倍攻合击

金鸡盛世,今后盛世,单职业,

喜欢的书:《英雄合击》《超变连击》

喜欢音乐:《超变合击》《倍功合击》

英雄合击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,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:

网站分类
友情链接
狼派连击、变态合击、倍攻合击

华丽传奇长期开放